恢复现役武官制等三大失策

 2·26事件(1936年)后,元老西园寺公望上奏天皇推荐近卫文麿为冈田首相的继任人,但近卫拜辞了。代之而被推荐的就是广田。负责游说广田的,是近卫和西园寺的秘书原田熊雄以及吉田茂。

 然而,广田的组阁由于陆军省军事科科员武藤章等人的干涉而遇到困难。广田希望的“外相吉田茂”也因为他是自由主义者牧野伸显的女婿而被阻止。战后当上首相的吉田后来深有感触地说: 这是“命运的岔路口”。

 广田首相的失策之一,是恢复军部大臣现役武官制(1936年5月)。限定军部大臣必须由现役军官担任,这一规定意味着,如果军部决定不推举出大臣,就随时都可以搞垮内阁。从实际情况来看,宇垣一成大将曾作为广田的继任人受命组阁,但是因为石原莞尔等幕僚们的反对陆军方面没有推举出陆军大臣,最后不得不放弃组阁。“如果当时宇垣内阁成立,日中战争或许能够避免”,这种历史上的假设后来不断被人们重复提出。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1936年8月,由广田首相、有田八郎外相、寺内寿一陆军大臣、永野修身海军大臣、马场鍈一大藏大臣在五大臣会议上所决定的“国策基准”。会议指出“要确保帝国在东亚大陆的地位,同时要向南方海洋进军”,进军南方首次被作为国策提了出来。

 另外,需要特别记述的是日本向德国的一边倒。1933年1月,德国的希特勒政权成立。苏联的斯大林把共产主义国际(共产国际)运动搞得轰轰烈烈。在这种形势下,广田内阁缔结了日德防共协定(1936年11月)。是驻德国大使馆武官大岛浩(陆军少将)单独行动,与纳粹德国的外交负责人里宾特洛甫进行交涉,一手促成了此协定。显然军部已经开始插手外交事务了。

 战后,在吉田要求外务省研究“日本外交的过失”的文书中,对缔结防共协定曾做了这样的分析:“除满足了日本希望摆脱在国际上的孤立处境的感情外,没有带来任何利益”(小仓和夫《吉田茂自问》藤原书店)。

 宇垣内阁流产后,林铣十郎内阁诞生(1937年2月),石原莞尔如愿以偿。至此,日本外交迎来了一个转机。西安事件后,日本国内也开始出现了调整对华政策的机会。亲英美派的佐藤尚武就任外相,他试图纠正以前那种挑衅性、谋略性的华北分离工作。然而,林铣十郎内阁解散众院的强硬作法引起了各政党的反抗,结果短短四个月就倒台了。

 时间到了1937年的日中战争前夜。那么,有没有办法不走上那条道路呢?──研究日本近代史的臼井胜美提出了这样的疑问,他在自己的著作中写道:“我认为‘有’。办法就是,继承佐藤外相的革新对华外交的路线”(《新版日中战争》中公新书)。

 但是,在下一届的近卫内阁中,广田再次就任外相,“广田外交”复活。在广田外相领导下,担任外务省东亚局局长的石射猪太郎这样评价广田:“他是真心实意的和平主义者,是国际协调主义者,我对此毫不怀疑,但他却是一个无力抵抗军部和右翼势力的人”(《外交官生涯》中公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