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日清战争而骄傲自满,低估了中国的力量

 “支那人果然能建设近代国家吗?对此颇有怀疑,我深信,在我国维持治安之下,谋求汉民族之自然发展,方可为彼等带来幸福”(石原莞尔《满蒙问题之我见》)。

 满洲事变的主谋、关东军参谋石原莞尔当时就是持这样的中国人观。他认为对满蒙人来说,被日本占领反而会更幸福。

 然而,本来对日本而言中国是文明国家,是自己的榜样。这样的中国竟在1840年代的鸦片战争中败给了西洋,日本因此而受到极大冲击,从此将学习的榜样改换成西洋。福泽谕吉的“脱亚入欧论”就是最好的例证。

 日清战争(1894年─1895年)的胜利更使日本认定中国是没落的大国。“(日本人)摒弃了过去的自卑心理,陡然间傲慢起来,以前引以为师的中国、朝鲜,现在均已不放在眼中,还对其国民用起蔑称来。政治家尾崎行雄语。

 那么,中国问题观察家表现如何呢?

 例如,对孙文等人的辛亥革命持赞同观点的陆军“支那通”的代表人物佐佐木到一。据防卫大学教授户部良一介绍,佐佐木等人“期待着通过革命中国如果统一,与日本之间可以建立稳定的合作关系”,而这只是“一相情愿”,最后则把反日当成“背叛”看待。

 那么,外务省又是如何呢?“支那勤务是所谓左道旁门,阳关大道历来就是到伦敦、巴黎、柏林或者华盛顿、纽约赴任”(吉田茂《回顾十年》中公文库),到中国赴任则意味着走“左道旁门”。

 那些支那通之一、东亚局局长石射猪太郎在日中战争爆发后的1937年8月12日的日记中这样写道:“日本在其藐视的支那遇到了不易击败的对手。……因为一直视为狗的支那突然变成了狼”(《石射猪太郎日记》)。对满洲事变后中国的国力变化,日本就是这样错误地看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