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实现三国同盟,陆军开始行动

 第二届近卫文麿内阁成立大约两个月后,日本与德国和意大利于1940年(昭和15年)9月27日结成了三国同盟。

 缔结同盟是有来历的。1933年(昭和8年)日本和德国相继退出了国际联盟,为了防范苏联的军事压力和共产国际的“赤化”工作,日德两国于1936年11月签订了防共协定(一年后意大利也加入此协定)。在此防共协定的基础上建立军事同盟的构想从1938年(昭和13年)开始具体化。

 德国在想些什么呢?当时,德国一直企图吞并奥地利和捷克斯洛伐克,为了阻止英国和苏联的干涉,打算利用日本在亚洲对英、苏两国进行牵制。

 对德国的提案,陆军的态度非常积极。把对苏战争放在首要位置的陆军对于日中战争迟迟无法结束,浪费了很多弹药和兵力,开始感到焦躁。特别是苏联在远东迅速增强了军备。

 在这样的形势下,陆军希望德国在苏联的欧洲部分对苏联和英国进行牵制,以便补充薄弱的对苏军备,同时也期待此举能迫使英、苏两国停止对蒋介石政权的军事援助。但是,海军却对此加以阻拦。因为海军担心发展为军事同盟会使与英、美的关系恶化。

 进入1939年后,陆军省军事科科长岩畔豪雄和参谋本部谋略科科长臼井茂树等人连日来聚集在陆军大臣官邸,主张促成与德、意的同盟。然而,无论陆军大臣板垣征四郎怎样强硬地主张缔结同盟,海军大臣米内光政都强烈反对。

 支持米内的海军次官山本五十六表现出冷静的判断:“凭日本的国力,不可能在以美国为对手的战争和造舰竞争中取胜”。

 军务局局长井上成美也警告说:“希特勒把日本人视为缺乏想像力的劣等民族,但如果作为德国的爪牙来利用的话,倒还聪明伶利,是有用的国民”。

 在陆军和海军的这种对立没有得到丝毫解消的情况下,三国同盟问题被近卫内阁移交给了平沼騏一郎内阁(1939年1月成立)。

 在1939年(昭和14年)8月8日的五大臣会议上,陆军大臣板垣主张,即时缔结三国同盟是“陆军全体的意见”,大藏大臣石渡庄太郎听了他的发言后,质问海军大臣米内:“必须设想日、德、意三国有可能以英、法、美、苏四国为对手进行一场战争。我们有把握取胜吗?”米内则干脆地回答:“没有获胜的希望”。

 然而,板垣和米内的对峙在两个星期后的8月23日轻而易举地收了场。这一天,德国同其与日本共同的假想敌苏联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希特勒在瓜分波兰的问题上与苏联的斯大林握手言和。

 日本军队这时候在满蒙国境发生的诺门罕事件中败给了苏联军队。7月下旬,美国通告日本废除日美通商航海条约。8月28日,平沼首相发表“欧洲的情势复杂离奇”的声明,然后内阁总辞职。

 三国同盟因此而暂成悬案。

 1939年9月,德国进攻波兰,英、法两国向德国宣战,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阿部信行内阁声明不介入欧洲战争,使得企图通过日德合作为日中战争打开局面的陆军也不得不转换方针。

 原大本营陆军参谋种村佐孝在1940年3月底的日志中写道:“作为参谋本部……主要是全力以赴处理事变”,“陆军省方面气势汹汹恨不得立即开始撤兵”(《大本营机密日志》钻石出版社),如果年内不能解决日中战争,1941年起开始自发地从中国撤退的方针已经确定下来。

 然而实际上,这不仅遭到当地派遣军队的强烈反对,而且也遭到陆军次官阿南惟几等人的反对。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无疑都是日中战争的一个巨大转换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