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德军闪电攻击的机会

 1940年(昭和15年),曾一度破灭的日德意同盟死灰复燃,而其最大的原因就是德国的闪电攻击。

 1940年6月14日德军攻陷巴黎,进而伺机登陆英国本土。法国诞生了亲德的维希政权,荷兰政府流亡伦敦,把东南亚作为殖民地的欧洲列强纷纷向德国投降。

 欧洲形势的这种剧烈变化使日本产生了新的念头。荷属东印度(简称荷印,现在的印度尼西亚)是一大产油地带,如果能将荷属东印度的石油搞到手,日本就可以不再依靠英美供应能源等资源。日本的想法是,既不能将这个列强的殖民地置于德国的统治之下,也不能让它落入对日本施加强大经济压力的美、英的势力范围。

 南部印度支那方面军副参谋长佐藤贤了当时曾这样说:“希特勒提倡的建立世界新秩序将急速发展。……日本若是总陷在支那事变(日中战争)中,德国马上就会进军东亚,将英国、法国、荷兰的属地控制在手中,到时候就轮不到日本出头了。所以,在此之际,日本必须尽快进军南方”(鸟巢建之助《日本海军失败研究》文春文库)。

 受进军南方即南进论鼓惑的还不仅仅是陆军。德国侵犯荷兰的1940年5月10日,海军军令部作战科科长中泽佑在业务日志中写道:“第四舰队针对在荷印发生的侵犯中立,为紧急派兵做好出动准备”。次日,即11日,军令部开始进行〈日本军占领荷印的油田地带,英、美两国参战〉这种假想作战的图上演习。

 当时是米内内阁(1940年1月成立)执政。米内对三国同盟持慎重态度。正因为这样,他受到了天皇周围不喜欢与德国合作的人的拥戴。

 而陆军则开始了对米内内阁的倒阁行动。7月,陆军迫使陆军大臣畑俊六单独提出了辞呈。畑俊六的日记(7月4日)中有这样的记述: 泽田茂参谋次长来此,出示了“总长宫殿下(参谋总长闲院宫载仁)的盖章”,逼我决定去留。米内内阁瓦解后,近卫再次登场。

 7月18日,军务局局长武藤章造访近卫原首相的私邸,出示了一份文件,内容是“重新研究关于不介入欧洲战争的方针,同时与赞成我国完成国是的国家合作”。他承诺以“新内阁”理解此内容为前提,给予其“完全协助”。

 这一时期,陆军以军事科科长岩畔、同科高级科员西浦进等人为核心,正在着手起草“适应世界情势演变的时局处理要纲”。这份将由第二届近卫内阁正式决定(7月27日)的文件在文件开头提出“促进支那事变的解决,同时捕捉良机解决南方问题”,并列举了武力南进的具体情况,在外交方面,还提出“加强与德、意的政治上的联合,谋求对苏邦交的飞跃性调整”。另外,要纲的说明中还写道:“也许会出现对美开战不可避免的情况,所以需要充分地准备对美战争”。

 然而,当时的泽田参谋次长在回忆录中写道: 虽然这个要纲“对预期的与美交战有所论证,但是真的认真考虑对美战争的人,恐怕一个都没有”。并指出其真正意义是呼应德国的对英攻击而进攻新加坡,不给美国参战的机会。日本认为即使攻击英国属地美国也不会介入。

 当时的政策决定过程是这样的,例如,由陆军省和参谋本部的各科拟定出方案,经部长会议以及陆军省和参谋本部的局、部长联席会议审议后,作为陆军方案成立。然后召开海军和外务省之间的有关局、部长联席会议等,经调整达成协议后才提交大本营政府联络会议(参见注1)(波多野澄雄《幕僚们的珍珠湾》朝日选书)。

 在以军队官僚为主导的政策决定体系中,最初拟定方案的精英,即骨干幕僚发挥着很大的作用。时局处理要纲也不例外,经过这样的程序,由军队官僚“打造”的“利用有利时机对南方行使武力”方案在陆军和海军各自任意的解释下,匆匆被实施。

 *注1 〖大本营政府联络会议〗为使政府与军部协作而设置的协商体。出席人员包括首相、外相、陆军大臣、参谋总长、海军大臣、军令部总长。担任干事的内阁书记官长和陆海军的军务局局长也列席。重要情况下天皇出席,此时称为御前会议。自1937年11月起随时召开,陆续决定了很多“国策”。第二届近卫内阁以后,曾一度改称“联络恳谈会”,但出席人员相同,后来重新改回“联络会议”的名称。东条内阁重新研究日美开战的方针之际,大藏大臣、参谋次长、军令部次长也曾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