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饥饿”之岛的瓜达尔卡纳尔

 位于澳洲大陆东北的、所罗门群岛东端的密林小岛瓜达尔卡纳尔(瓜岛),日本海军1942年(昭和17年)7月在岛上登陆,并开始建设飞机场。当时向岛上输送了大约二千六百人的修建队和二百四十名守备队员。

 海军为了攻占东部新几内亚的澳大利亚军队的据点莫尔兹比港基地而切断美国对澳大利亚的物资和兵员运输,想将瓜达尔卡纳尔岛作为前线基地。

 对此,美国方面制定了攻打位于新不列颠岛的、日本海军最大的航空基地腊包尔的作战方案,首先考虑的就是攻击瓜达尔卡纳尔。美方得到了岛上合作者的情报,早就对日军的行动了如指掌。

 8月7日,美军一口气投入了大大超过一万人的海军陆战队第一师团的部队,转眼间便占领了瓜岛,并夺下了飞机场。所谓海军陆战队是从海上向岛屿登陆,进行“水陆两栖作战”攻击的专门部队。

 接到犹如“晴天霹雳”的美军登陆的通报,腊包尔基地的航空部队出动进行了反击。但是基地距瓜达尔卡纳尔岛一千公里之遥,考虑到零式战机返程的燃料问题,在瓜岛上空只能续航十五分钟左右,因此没能击退美军。围绕着夺回瓜岛展开的大约六个月的攻防战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当时的陆军在接到海军有关“美军登陆”的联络之前,既不知道瓜达尔卡纳尔岛的名字,也不知道海军在该岛上建了飞机场。大本营预测美军开始反攻最早也要到1943年中期以后,完全没有想到美军会这么快开始大反攻。

 海军提出派兵要求后,陆军没有进行充分研究就应允了。这一方面是出于对海军不能见死不救的“情”,另一方面是基于对美军的战力是“侦察登陆”的判断。

 参谋总长杉山元向一木清直大校率领的一木支队发出了夺回瓜达尔卡纳尔的命令。这支部队以步兵第二十八连队为骨干,是一支仅有大约二千四百人的精锐部队。

 1942年8月18日,一木支队九百人的先遣队以步枪和手榴弹的武器装备在瓜达尔卡纳尔岛登陆。但是,敌不过美军自动步枪、机关枪和坦克的攻击,几乎全军覆没。

 此刻,参谋本部为了让画家绘制题为“大东亚战争前夜”的画,正在参谋总长室留影纪念,没有丝毫紧张的气氛。

 一木支队败北之后,川口清健少将的川口支队登陆,于9月12日、13日向飞机场发动了夜袭,但以失败告终。一场激烈的战斗在俯瞰着飞机跑道的穆卡德高地展开,使这个高地留下了“血染的山岗”的别称。美军在密林中到处布下扩音器,搜集日军说话的声音,掌握了日军的动向。在陆地战的情报战方面,日军也同样遭到了失败。

 10月24日,丸山政男中将率领的第二师团的总攻击也和川口支队一样没有成功。帝国陆军常胜不败的神话彻底崩溃,“兵力的逐次投入”带来的却是惨败的结果。

 在所罗门海域,反复地进行了日本海军与美澳联合舰队的激烈海战。

 美军刚刚在瓜岛登陆后,三川军一中将率领的第八舰队就立即开始反击,经过夜袭,击沉了四艘巡洋舰等舰只(第一次所罗门海战),但是没有对停泊地的运输船队进行攻击就收兵了。有分析认为,如果这时候把运输船队也一起击沉,“以后那番恶战的情况大概会完全不同”(佐藤贤了《大东亚战争回顾录》德间书店)。

 在此后的海战中,美军首次使用了雷达来对抗善长夜战的日军。日美两军的航空母舰、战舰、驱逐舰等都有巨大的损伤,这一带海域后来被称为“铁底海峡”。

 美军凭借设在瓜岛上的飞机场掌握了制空权,对前往瓜岛的日本运输船队发起空袭,击沉了很多船舶。11月中旬以后,武器和粮食已经无法在瓜岛上卸货。密林中的日本兵不仅要面对疟疾等疾病,还要与饥饿展开搏斗。瓜岛真的成了“饥饿”之岛。

 大本营的首脑阵营并不充分了解这种惨状。当时成为焦点的,是安排运送援兵和粮食的船舶的问题。参谋本部向陆军省提出希望加征船舶,但是陆军省认为“加征作战用船舶就意味着削减民需用船舶”,而给予了严厉拒绝。其理由是,如果按照其要求加征船舶,那么,将占领南方获得的资源运向日本的船舶必然就会不足。

 1942年除夕,大本营作出了从瓜达尔卡纳尔撤退的决定。1943年(昭和18年)2月,陆海军部队互相配合,完成了撤退。大本营发表战报却说,在瓜岛作战中的部队“达到了作战目的,于2月上旬撤出该岛,已向其他地方转移”。夺回瓜岛的目的根本没有达到,这是用“转移”一词来掩盖“退却”的事实。

 美国战略轰炸调查团的《太平洋战争综合报告书》中这样写道:“日本军队使用分散兵力四面出击的拙策,将其精锐的航空母舰航空队的全部和优秀的陆军航空部队的一部分消耗殆尽。其严重影响累及到了以后的全部作战。战争的主导权已无可置疑地转移到了拥有极大生产力的美国手中”。

 根据《战史丛书》等记载,在瓜达尔卡纳尔的战役中,日本有二千三百六十二名飞行员战死。登陆的三万多名日本兵中,大约有二万人丧命,其中占七成以上的一万五千人左右是死于饥饿和疟疾等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