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援的孤岛,接连不断的“玉碎”,“战阵训”的咒语束缚

 首次使用“玉碎”一词的悲剧就发生在阿图岛,它是美属阿留申群岛西端的严寒地区,山岳地带夏季也是一片冰天雪地。

 作为中途岛作战的一个环节,日军于1942年(昭和17年)6月占领了该岛,并开始在岛上修建飞机场。日军是打算以此为其防卫据点,对美军从北方发起的攻击进行监视。

 美军意欲夺回该岛,于1943年5月12日开始登陆作战,投入了大约一万一千人的步兵,而日本军队却只有大约二千六百人。

 尽管接到了美军登陆的通报,但是日本没有能够派出增援部队。由于美军的舰炮射击和轰炸机的攻击封锁,海上运输已经极为困难,而且燃料储备也不足,结果只好放弃了救援。

 5月23日,北方军司令官樋口季一郎发出电令,要求:“一定要想方设法力图歼灭敌人,到了最后关头,望做好准备勇敢地舍身玉碎,以发挥帝国军人精神之精华”。率领着如同被抛弃的守备队的山崎保代大校,最后在回电中说:“已下决心绝不受生擒为俘虏之辱”。

 突击作战前,“命令野战医院的伤病员,轻伤者自己自行处理,重伤者由军医处理”(《战史丛书》),留下了记载着这样内容的电报。日本兵大声喊叫着一往无前地猛冲,当他们意识到抵抗已没有任何意义时,选择了用手榴弹将自己炸死。

 昭和天皇命令杉山参谋总长: 给山崎部队“打电报,他们英勇奋战到最后一刻,我感到非常欣慰”。当杉山告诉天皇通讯器材已经被破坏时,据说天皇说“收不到也不要紧,一定要发出去”。

 日本兵为了不当俘虏,冒死猛冲敌阵,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1941年(昭和16年)1月8日,陆军大臣东条传达了宣扬军人应该遵守的道德和战场上的规戒的“战阵训”。其中“惜名”一项的内容是:“知耻者强。要常想乡党家门之颜面,愈加奋勉以不辜负其期待。勿受生擒为俘虏之辱,勿死而留下罪祸之污名”,禁止军人当俘虏。

 报道阿图岛玉碎消息的5月31日的《读卖报知》登载了制定战阵训的所谓有功之臣、总力战学会会长、预备役陆军少将中柴末纯的谈话。“活生生的战阵训历历在目。我们要把战阵训牢记在心中,不能让阿图岛二千几百个英魂白白死掉”。

 历史学家保阪正康指出,美国在进行士兵教育过程中,对当俘虏是认可的,认为可以分散敌人的精力,而“玉碎”则是与此完全迥异的行为。“在自我陶醉的气氛和赞赏某种审美观的风潮中,这种极不合理的军事行为被正当化了(《文艺春秋》2006年6月号)。

 此后,战局进一步恶化,日军在中部太平洋的塞班岛、提尼安岛、关岛、硫黄岛等地接连玉碎。1944年6月15日,美军在曾由日本受权托管的塞班岛登陆。日军被迫退到了岛的北部,最后大本营决定放弃此岛。7月6日,总指挥官南云忠一海军中将和第四十三师团长斋藤义次陆军中将等人自杀,剩下的士兵们于第二天即7日,在进行了最后的总攻击后全体玉碎。

 而且,不单单是军人,随着战线的向北推进,许多避难的侨民从岛上北端的悬崖(当地人称为“万岁崖”)等地投海自尽。根据推算,在大约二万名侨民中有八千到一万人死亡。

 曾在盟军总司令部工作过的原美国驻那霸总领事奥利奇· 施特劳斯在其著书中这样写道:“‘战阵训’要求国民对国家的无止境的奉献和被美化的死”,“这种死不能单纯用命运来概括,而是日本政府所追求的大义的终结点”(《战阵训的咒语束缚》中央公论新社)。

 美军有一定间隔地占领了一部分岛屿,采取的所谓脚踏石战术是,以某个岛为基地,在战斗机的行动半径范围内再占领另一个岛,以便确保制空空域。而“日本竟在大大小小的二十五个岛屿上配置了守备队,其中美军登陆占领的仅有八个岛,对剩下的十七个岛则置之不理。在这八个岛上玉碎的人数达到十一万六千人,被弃置在孤岛上的人数达十六万人,其中近四万人不是因为与美军作战,而是因为饥饿和营养失调、热带疾病而丧命(堀荣三《大本营参谋的情报战记》文春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