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帕尔作战,“无能”的代价

 出席大东亚会议的印度首领钱德拉·鲍斯会见东条首相和重光外相等人,直接向他们提出了进攻仍由英国支配的印度的要求。这成了英帕尔作战的一个契机。

 陆军为了对缅甸进行防卫,1944年(昭和19年)1月决定展开占领印度东北部英帕尔一带的作战。但是,大本营反对第十五军司令官牟田口廉也的作战构想。最担心的是补给问题。当时缅印边境疟疾等瘟疫肆虐,连条像样的公路都没有,制空权也掌握在盟军手中。

 但牟田口却以近乎异常的执拗强行要求实施,还给东条写信呼吁。卢沟桥事件时任当地驻军连队长的牟田口说:“在卢沟桥打响第一枪发起战争的是我,所以我必须把这场战争进行到底”。

 由于卢沟桥事件时曾是牟田口上司的缅甸方面军司令官河边正三同意他的计划,最后南方军和大本营也给予了批准。河边对缅甸方面军高级参谋片仓衷说:“东条让我们配合援助印度独立运动,这次要打个大胜仗”。

 牟田口表示要向敌人要粮食,他蔑视嘲笑英军“朝空中放三枪就会投降”,并夸下海口说三个星期打下英帕尔。第十五军的兵站参谋向方面军解释说要“拿野草当粮食”,并对惊诧不已的方面军参谋说:“这是军司令官的方针,毫无办法”。

 1944年3月,第十五军的三个师团开始攻击,但面对英军顽强的迎击态势,日军陷入了一番苦战。对攻势持慎重态度的三个师团长均被撤职。其中之一,第十五师团长山内正文给航空师团发电报说:“第一线要打没有子弹,现在正处于暴雨和泥泞中,由于伤病和饥饿,战斗力丧失殆尽……都是军部和牟田口的无能所致”。

 5月中旬,视察南方归来的参谋次长秦彦三郎向参谋总长东条汇报说:“英帕尔作战的前景极为困难”。东条语气严厉地说:“这么怯懦怎么行”,但是到了后来,他也束手无策地说“事情不好办啦”。

 当地已进入雨季,由于饥饿和疟疾等疾病战士大批死亡。河边和牟田口6月初会谈时,二人互相察言观色,谁都不说中止作战,直到7月3日才收到了南方军中止作战的命令,部队的死伤人数大约达到七万二千五百人。

 1944年7月7日,位于“绝对国防圈”中心的塞班岛失守,使得美军轰炸机B-29可以从塞班岛起飞对日本进行空袭。7月18日东条内阁瓦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