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动员起来的县民

 第三十二军的参谋长长勇当时在《冲绳新报》(1945年1月27日)上呼吁:“无条件地全盘接受军部的指导,全体县民皆成为战士”,“为了不妨碍作战,老人、儿童转移到安全的地方”,“为了挽救县民的生活而不能允许失败”。

 对军部来说疏散和动员是互为表里的。根据“陆军防卫召集规则”,二万数千名十七岁至四十五岁的男性全部被征入“防卫队”,从事修建飞机场和搬运物资等工作。大本营将第九师团调往台湾使岛上的兵力被大大削减。

 师范学校和中学、高等女子学校等的在校学生被动员加入学生队。据“姬百合和平祈念资料馆”(冲绳县丝满市)介绍,当时被编入“铁血勤皇队”和通信队的男学生大约有一千八百人,被动员参加救护工作的女学生大约有五百六十人。

 其中,师范学校女子部的一百五十七人和县立第一高等女子学校的六十五人,合计二百二十二名学生被称为“姬百合学生队”。

 这些十五到十九岁的女学生在环境恶劣的堑壕中,看护伤病员,手术时还要担任按住伤员将被切除的肢体的工作。要在炮火的间隙汲水烧饭,还要在枪林弹雨中穿梭于堑壕之间传递命令,直至最后献出生命。

 而男学生则要参加搬运弹药和挖堑壕的工作,有的人还被命令杀入敌阵,甚至背着弹药去撞敌人的坦克,与敌人同归于尽。在被动员的学生中,仅查明的就有八百七十六名男学生和一百九十四名女学生战死沙场。

 冲绳县民赖以生存的场所变成了战场,他们面对的不仅仅是美军的枪林弹雨,原本应该保护他们的日本军队,也使他们付出了极大的牺牲。

 最典型的就是在县民中进行的抓间谍活动。1944年8月,第三十二军的牛岛满司令官到任时作出训示,“要严密注意预防间谍”。美军登陆后,又强制使用标准话,并发出通告“使用冲绳话交谈者以间谍论处”。

 大本营陆军部也在1945年4月制定了“国土决战教令”。考虑到敌人有可能让受保护的妇女和儿童阵前出面喊话要日军投降,以消磨军队的战斗意志,教令中规定,在这种情况下“对消灭敌人不得犹豫”。这个规定无疑是说,为了消灭敌兵,不惜杀害无辜的居民。

 主要战斗结束后,1945年6月底至8月,在冲绳本岛西部的久米岛,有二十名居民在美军的胁迫下向日军喊话劝降,幸存的日本兵却以间谍罪将他们杀害,执行了“国土决战教令”。

 在冲绳战中率领海军陆战队(大约一万人)的大田实少将在距现在那霸机场不远的小禄海军司令部的堑壕中自杀。自杀前的1945年6月6日,尽管不是他的主管范围,但是因为“不忍目睹惨状”,他向东京发了一封破例的电报。

 “县民中所有青壮年都应召献身防卫,仅剩下老幼妇孺,接连不断的炮轰将他们的房屋和全部财产烧光……,甚至有人自愿抱着炮弹挺身冲入敌阵。……陆海军进驻冲绳以来,他们被强迫勤劳奉献,始终一贯地节约物资,然而……”

 以六百余字真切地描述了县民的悲惨现状和对军方的大力协作后,电报这样结尾:

 “冲绳县民能如此奋斗,恳望日后能给予他们格外的褒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