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和“一亿总特攻”的先驱

 冲绳登陆战在空中和海上也展开了惨烈的战斗。1944年10月海军中将大西泷治郎主导在菲律宾莱特海域海战中首次使用的被他本人称为“统率的歪门邪道”的自杀式攻击,在冲绳作战中却成为作战中的“主角”。

 1945年4月5日,小矶内阁宣布总辞职,铃木贯太郎担纲组阁。第二天,即6日,参加航空特攻“菊水一号”作战的陆海军飞机从鹿屋和知览等九州各地以及台湾的基地起飞,向聚集在冲绳周围的美军舰只发起了攻击。

 仅6日一天就有二百二十二架飞机被击落,三百四十人战死,其中有很多是被动员上阵的大学生。以后几天机毁人亡的数字分别为: 7日九十架飞机和一百四十人,12日一百零九架飞机和一百九十三人,16日一百五十七架飞机和二百四十四人……。冲绳的地面作战结束后,直到8月特攻都一直在继续着。

 据《特别攻击队》(特攻队战殁者慰灵和平祈念协会编)一书记载,从3月中旬到战争结束这段时间,冲绳方面的航空特攻战的阵亡者陆海军合计为三千零二人,占航空特攻战所有死难者的将近百分之八十。

 特攻飞机接连不断的攻击使美军陷入一片混乱。冲绳县庆良间群岛的锚地挤满了因特攻而损伤的舰船,美军机动部队指挥官米切尔中将的旗舰也受到损伤。尽管受攻击沉没的二十六艘舰船都是驱逐舰等小型舰只,但被击伤的一百六十四艘舰船中甚至包括了航空母舰。

 在菊水作战中,载人炸弹“樱花”和教练机“白菊”也投入了攻击。一式陆攻战斗机由于在机体下面悬挂了“樱花”炸弹而增加了重量,成了美军格鲁曼战斗机的美味佳肴。“白菊”的最高速度还不到零式战机的一半,时速只有二百二十公里。派出特攻队的第五航空舰队司令长官宇垣缠在日记“战藻录”中这样写道:“特攻队的战斗机逐渐不足,以至于不得不使用教练机”。

 结果,经过一次又一次的速成训练,只有勉强能驾驶飞机的技术水平的年青人们就操纵着教练机,突破美军装备了雷达系统的驱逐舰的警戒线,穿过敌人战斗机的迎击和对空炮火,去舍身冲撞。

 4月5日,联合舰队向以战舰“大和”号为旗舰的第二舰队发出了突入冲绳的海上特攻命令。第二舰队司令长官伊藤整一当初不接受,认为这是不能称为作战的鲁莽之举。但是,当草鹿龙之介参谋长6日在“大和”号的长官室对他说了:“希望你能成为一亿总特攻的先驱”这番话后,司令长官伊藤无可奈何地回答:“要是这样,还有什么好说的。明白啦”。

 主张让“大和”号进行冲绳特攻的是联合舰队的首席参谋神重德。他提出“如果大和号留下来了将会被人说成是一堆废铁”,联合舰队司令长官丰田副武以及军令部同意了他的意见。丰田战后曾谈到:“当时的判断是: 尽管并不认为绝无胜算,但是万一成功了就是奇迹”。在回天无术的情况下,海军的首脑部门已经无法作出符合常识的判断了。

 丰田向全军发出训令:“皇国兴废在此一举。命令进行史无前例的突入作战……就是要将英名流芳后世”。6日下午从濑户内海起锚出征的第二舰队于7日下午受到美军三百八十六架飞机的攻击,以大和号为首的六艘舰只在远离冲绳的北方海域沉没。死也要死得光彩夺目,这种完全失去理智的决定使多达三千七百名将士的生命之花凋谢在了南海的海底。

 冲绳周边的特攻正像草鹿所说只是“先驱”。在进行冲绳作战的同时,政府和军部根据1945年1月的“帝国陆海军作战计划大纲”正在进行本土决战准备。

 当时美军计划1945年秋季登陆南九州进行“奥林匹克作战”,1946年春季登陆关东平原展开“宝冠作战”。在冲绳战役中一败涂地的日本政府和军部提出了陆海军组织一体化等设想,但剩下的对抗方策只有绝望的“一亿总特攻”了。

 陆军为了新成立四十个师团用于本土决战,以预备役为主召集了一百五十万人。但是其中大半是未受过教育的士兵和六十岁前后的老兵。另一方面,海军配备了五千二百架飞机作为特攻队,但其中半数是教练机,并且几乎都是被称为“红蜻蜓”的双翼飞机。

 最后能依靠的只有“人力”了。小矶内阁于1945年3月在“一亿玉碎”的口号下决定成立“国民义勇队”。6月,御前会议通过了本土决战方针。为了使义勇队成为义勇战斗队,征召十五岁至六十岁的男性以及十七岁至四十岁的女性入队,还通过了“国民义勇兵役法”等法律。

 国民义勇战斗队就是把曾在冲绳作战中使大批县民作出无谓牺牲的“防卫队”推向全国。有一天,在首相官邸展示了给国民义勇战斗队进行突击而配备的武器。当时的铃木首相看了一眼就惊讶地说“太不像话了”。原来摆着的竟然是从枪口装弹丸和火药的土枪、竹矛、弓箭、两股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