宪兵政治妨碍和平工作

 在1941年(昭和16年)12月日美开战之前,日本对结束战争不是没有过设想。“关于促进结束对美英荷蒋战争的方案”就是该设想,此方案于开战前夕的11月15日由大本营政府联络会议决定,包括日中战争在内,这是“论述战争终结前景的唯一的正式设想”(外务省编纂《结束战争史录》新闻月鉴社)。

 “迅速摧毁美英荷在远东的根据地基础,确立自立自卫体制,同时进一步采取积极的措施,促使蒋政权折伏,与德意合作,首先试图使英国屈伏,并努力使美国丧失继续战争的意志”。

 明确提出了确立自立自卫体制,颠覆中国国民党政权,通过与德意合作使英国“屈伏”的三大方针。这个方案是根据昭和天皇的希望拟定的,但它只是一个临时拼凑而成的草案。历史学家保阪正康指出,没有进行与德意的调整而且寄希望于“英国屈服于德国,美国国民因此而陷入厌战情绪,最终战争结束”,他断言,这是如意算盘打过了头的“从主观愿望出发的推测”(《幻想的战争结束》中公文库)。

 原来“日本当局从一开始就认为‘在这场战争中,占领了某个地区并坚持下去的话,对方必定感到厌倦最终会妥协,这样战争就能够结束’”(荻原彻《大战解剖》读卖新闻社),而缺乏凭借自己先发制人的计划引导战争结束的设想。

 然而,该方案中有一点引人注目,这就是与已经跟日本签订了中立条约的苏联之间的关系。方案中指出,“要避免引起对苏战争”,在某些情况下,对德、苏有必要“使两国和谈,将苏联拉进轴心国一方”。这意味着让德国集中精力对英作战,而这种对苏方针随着战局的恶化,逐渐朝着让苏联保持中立,弄好了可以通过苏联结束战争的意图转变。

 那么,日本的指导层对“结束战争”抱什么态度呢?

 前首相近卫文麿在日本海军攻击夏威夷珍珠港的开战当天曾对其女婿细川护贞说:“这次战争会失败。怎么个败法,你以后研究研究。做这个研究是政治家的任务”(《口述昭和史》朝日文库)。

 尽管日军首战大捷,但近卫的想法没有任何改变。据他的朋友、原铁道大臣内田信也回忆,近卫曾断言“正如山本(五十六)大将的预见,这样的战绩持续不了一年”(回顾录《风雪五十年》实业之日本社)。

 在攻击珍珠港之际,据说山本曾对身边的人说:“必须在多少对我方有利的时候,尽早开始和平工作”。

 皇族的东久迩宫稔彦曾向东条英机首相进言:“估计不久新加坡也会攻陷。……应该与蒋介石政权谈判,对英、美也应该开始和平工作。必须尽早结束这场战争”。

 对此,东条傲慢地回答:“照这个样子,不用说爪哇和苏门答腊,就是攻占澳大利亚估计也是轻而易举的事。这个时期不应该考虑什么和平”(《一个皇族的战争日记》日本周报社)。短期决战取得战果后就开始和平谈判,山本等人的这种政治策略于是被置之不理。

 最早开始为“结束战争”行动起来的是原驻英国大使吉田茂。吉田是原内务大臣牧野伸显的女婿,1942年(昭和17年)2月15日攻陷新加坡时,他曾建议东乡茂德外相考虑和平工作,而且还请求近卫希望他在瑞士逗留寻找媾和的机会。

 据约翰·道尔的《吉田茂及其时代》(中公文库)记载,除了近卫和牧野外,吉田还向以下这些人表示过进行和平工作的意思,他们是:原田熊雄(西园寺公望的原秘书)、岩渊辰雄(政治评论家)、桦山爱辅(贵族院议员)、真崎甚三郎(预备役陆军大将)、铃木贯太郎(退役海军大将)、宇垣一成(退役陆军大将)、若槻礼次郎(原首相)等。

 但是这项工作接二连三碰到困难。据吉田回忆,近卫的“滞欧计划”也被顾虑东条的木户幸一内务大臣束之高阁。据说东条对近卫为和平工作所作的一切有所警觉,给木户施加压力说“要严加管束”(《决定日本的一百年》中公文库)。

 军部和宪兵队对早期和平派的动向明里暗里施加压力。东条把他任关东军宪兵队司令官时的心腹部下加藤泊治郎和四方谅二等人安插在宪兵队的中枢部门,对反东条势力进行了镇压。

 东条在1943年1月的帝国议会上讲话,当说道:“对可能破坏国内团结的言行一定要彻底取缔,不管他是什么高官,绝不姑息”时,会场上报以热烈的掌声。

 在1942年4月的翼赞选举中,非推荐的当选者有尾崎行雄、鸠山一郎、芦田均、中野正刚等人,但由于东条内阁的干涉和镇压,他们都被打入了“不协助战争者”的另册。

 中野正刚由于策动重臣推翻东条内阁,而且给报纸投了《战时宰相论》的稿件而被逮捕,受到宪兵队的审讯后被逼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