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东条”运动

 1943年(昭和18年)9月,意大利投降。在所罗门群岛的战役中,日本的败势已定。在这样的情况下,原首相冈田启介与近卫文麿、平沼骐一郎等人共同计划把东条找来开会搞个群臣谏相。可是东条始终不愿意参加,直到第二年才勉强出席,但是在此期间,重臣们的蠢蠢欲动已经开始酿成了“反东条”运动。

 冈田是非常了解战况的。他的长子贞外茂是海军军人,在军令部工作,女婿是企画院的迫水久常,另外,陆军参谋本部的濑岛龙三中佐也常来造访。濑岛是在1936年(昭和11年)的2·26事件中被错当成冈田误杀的冈田的妹夫松尾传藏的女婿。冈田认准了结束战争的第一步就是推翻东条内阁。

 1943年8月,冈田指使迫水鼓动内大臣木户幸一首先将东条由首相转任参谋总长。接着又在11月,由海军少将高木惣吉向木户建议可否考虑将参谋总长杉山元和军令部总长永野修身二人撤换。但是,推举东条当上首相的木户却迟迟没有行动。

 1944年(昭和19年)2月,东条兼任参谋总长开始进行反击。对此木户也向东条提出了劝告。木户认为“早上仅用一个小时左右作为参谋总长处理工作,其余时间办理陆军大臣的事务,这样像业余工作似的不行”。

 6月16日,冈田逼迫对东条唯命是从的海军大臣嶋田繁太郎辞职,嶋田拒绝,东条也强烈反对。伏见宫也劝告嶋田辞职,但他反被嶋田软禁在了热海。

 1944年7月7日塞班失守。大本营陆军部第二十班(战争指导班)作出了这样的结论:“今后,帝国已经没有希望挽回败局,而且德国的处境也与帝国不相上下,今后会逐渐陷入更加恶劣的局面,所以应该迅速结束战争”。7月6日,在翼赞政治会的众议院议员会议上,抨击东条的发言不断出现。但是,东条强硬地表示:“日本的长处就是不惧怕死”,强调了“敢死队精神论”。

 7月13日,东条造访木户,他表示:“希望对塞班失陷的责任问题暂时予以宽恕,值此之际决心为完成战争而迈进”。但是木户则提出了将陆海军大臣和参谋总长的职务分离、撤换海军大臣嶋田、起用重臣和指导者层的三个条件,明确表示了“反东条”的态度。

 东条返回首相官邸后说:“这是要逼我辞职。内大臣的态度也完全变了。已经不信任我了”,流露了辞职之意。军务局局长佐藤贤了等人鼓励东条试探一下天皇的意见,于是东条前去谒见。结果天皇也建议他撤换嶋田。

 东条仍不死心,并开始行动试图通过改造内阁履行上述三个条件。然而,“让岸信介国务大臣单独辞职,让米内光政入阁”的方案遭到了二人的拒绝而受挫。

 岸信介在“满洲国”担任经济政策负责人的时候,东条是关东军的参谋长。东条掌握政权后,一直重用岸信介,他曾历任商工大臣、国务大臣和军需次官。而岸信介却给了东条内阁致命的一击。冈田预见到“东条为了制造空缺职位会逼岸信介辞职”,便提前派迫水久常给岸信介做工作,告诉他“如果让你提交辞呈你别答应”。

 在编织这样的政治包围网的同时,几个暗杀东条的计划正在悄然进行。

 其中之一就是进行推翻东条工作的海军少将高木惣吉等人的活动。1944年6月22日,与高木关系密切的神重德大校与“5·15事件”的主谋之一、原海军中尉三上卓密会拟定了一个计划。

 高木保留着详细的记录。据该记录记载,此计划的“具体实施人员为七人。地点是海军省前面的十字路口。七人分乘三辆汽车,分别在海军省内、大审院的壕沟边和内务省一侧埋伏。一旦(东条的)敞篷车在警视厅前出现,就发出信号从前方和两侧三个方向夹击引起冲撞并开枪将其打死”。实施后,高木留在现场承担责任,其余六人乘坐海军的飞机出逃台湾。

 还有一件事是被记录在细川护贞日记中的。那是东条为了实现木户提出的三个条件而四处奔走时候的事情。

 7月15日早上,细川拜访高松宫府邸时,高松宫说:“现在的东条内阁是一种恐怖政治,不知道会干出什么来”“事到如今,只有把东条杀了。有没有合适的人啊?”听了这番话,细川忙说:“说这种话可不行”(《细川家第十七代》日本经济新闻社)。

 那天晚上,细川与曾任近卫内阁的书记官长的富田健治会谈,他对富田说:“为了挽救国家,请你也豁出性命为诛伐东条尽一份力”,要求他给予协助。

 另外,还有一个以景仰过石原莞尔的津野田知重少校为核心拟定的暗杀计划。该计划拟定在7月15日实施,具体内容是向东条乘坐的敞篷车投掷炸弹。

 这些计划最终均以未遂告终。1944年7月18日,东条内阁宣布总辞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