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消去法建立小矶内阁

 东条首相的继任人是陆军的小矶国昭。让我们来看看面对如此严峻的局面,国家领导人是究竟如何选出来的。

 实际上,对推翻东条内阁持积极态度的一方在其后的继任人选问题上并没有前瞻性的方策。而且,足以胜任国家领导人的人物也已经枯竭。这一点从促成了小矶内阁诞生的1944年(昭和19年)7月18日在宫中举行的重臣会议也能充分反映出来。

 出席会议的人包括曾担任过首相的若槻礼次郎、冈田启介、广田弘毅、近卫文麿、阿部信行、米内光政、平沼骐一郎,以及枢密院议长原嘉道、内大臣木户幸一。

 下午四点长达四个多小时的会议在“起初大家都沉默不语,会场鸦雀无声”(《近卫日记》)的气氛中开始。后来,当若槻询问木户“内大臣的意见”时,木户回答说:“并没有确定的意见。想先听听大家的意见”。

 当阿部表示“现在最重要的是海军”,因而推荐米内任首相时,米内说:“还是文官最合适”。近卫则反对说:“这是理想论。作为现实的问题,此阶段还是军人合适”,木户和平沼也表示了赞同。

 原嘉道提议:“值此之际,请天皇向所有重臣下达敕令,在重臣中互相选出总理怎么样?”但是木户以“实行方法颇为复杂”为由而拒绝了。对广田提出的“皇族内阁怎么样?”的建议,近卫、平沼、若槻都表示反对,而冈田则建议由木户担任首相。

 近卫推举海军出身的枢密院副议长铃木贯太郎,但米内说:“还是不推举他为好吧”,原嘉道也说“铃木绝对不会接受”,于是此建议不了了之。

 木户发言说“那就只有从陆军中选了”,这样便确定了从陆军中起用首相。陆军中作为侯选人被提名的有寺内寿一、梅津美治郎和畑俊六。其中,寺内是南方军总司令官,人在前线,梅津刚刚当上参谋总长。

 对这些人选,原嘉道流露出不满,他说:“如果是这样,和东条能有什么区别”,很明显后继内阁在成立之前就已经危机四伏了。结果,没有出席重臣会议的东条反对由寺内任首相,最后决定将任朝鲜总督的小矶从朝鲜叫回来。

 近卫对小矶的能力有所怀疑,他想到了建立小矶和米内的联合内阁,并向木户提出了建议。米内认为“联合内阁的责任所在不明确”,因此反对,但最后还是决定由小矶和米内互相配合负责组阁。然而,米内从一开始就对小矶说:“如果每一件事都要两个人商量的话太不好办了,你就一个人看着办吧。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再跟我说”。

 小矶首相又是如何考虑的呢?小矶战后留下了庞大的自传《葛山鸿爪》。

 在自传中,小矶回顾了内阁成立时的情况,他写道“他们自己不主动承担燮理国政的重任,而且把米内大将安排在我身边,名义上是协助我,实际上是对我不放心”,重臣们这样把自己推到前台,“未免太不负责任了吧”,明显地表示了愤慨。

 对于战争,他“希望在取得一次胜利的时候进入停战和平,为了实现这一愿望,衷心地希望打个大胜仗,即便只有一次也行”。他寄希望于在菲律宾的决战获得胜利,造成对自己有利的局面后进行媾和,鼓吹这样的“一击媾和论”。

 在这次重臣会议上,为什么没有对结束战争的工作开展认真的讨论呢?其原因之一是因为害怕宪兵的严密监视和跟踪,惧怕恐怖活动和武装政变。毕竟2·26事件发生还不到十年。重臣们还是最希望小矶新内阁能够从东条的宪兵政治中摆脱出来。

 小矶曾试图统一战争指导体制,但其目的没有实现,他既不能掌握战况,也不能把握政情。他后来回忆说:“根本不了解军队内部的真相”。

 小矶提出了“一亿总武装”的口号,据说还想出了在1944年12月12日下午一点二十二分让日本全体国民遥向伊势神宫祈愿的主意。评论家清泽冽在那天的日记中这样讽刺道:“指导二十世纪中叶科学战争的日本首相竟然相信向神祈祷能够化险为夷”(「暗黑日记」评论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