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判木户内大臣

 进入1945年(昭和20年)以后,近卫等宫中集团也终于正式开始着手结束战争的工作。内大臣秘书官长松平康昌、外相秘书官加濑俊一、陆军大臣秘书官松谷诚、海军少将高木惣吉等人成了冲锋陷阵的干将。对于和平问题,木户内大臣认为,“要想方设法创造机会,一定要赶在不分胜负的状态下把战争引导到与英美的和谈上来”。1944年6月前后,作出了这样的结论:机会到来之际,只能由内大臣和外相承担全部责任,请求天皇裁决结束战争。

 据说木户甚至认为,战争不是想让它停下来就能停下来的。所以在某个周期结束之前,坚决彻底地战斗反而是通往和平的捷径。木户战后说,认真地考虑结束战争“是体察到陛下的心情,时间大概在昭和20年2月前后吧”(胜田龙夫《重臣们的昭和史》文春文库)。

 有人批判木户是妨碍重臣们的声音传达给天皇的“宫中的壁垒”。

 战争结束时的铃木贯太郎内阁的情报局总裁下村宏(号海南)在《结束战争秘史》(讲谈社学术文库)中这样分析了木户的缺点:“他没有聚集众人的智慧经深思熟虑后果断行动”。细川护贞看到结束战争的工作没有进展非常着急,批评说“总而言之,木户内大臣是最大的问题所在”,因此而受到了高松宫的训斥。

 在1945年2月7日到26日这段时间里,近卫等七名重臣被分别招进宫中,得到了个别谒见昭和天皇的机会。这是天皇的愿望,天皇听取了他们每个人对日后战局的看法以及认为应该采取的对策。

 当时任侍从长的藤田尚德在《侍从长的回忆》(中公文库)中这样推测,他说:“陛下是希望在听取重臣们的意见后,以现实的方法推进和平工作”。召见从7日开始,按平沼、广田、近卫、若槻、牧野、冈田、东条的顺序进行,近卫的上奏是14日。

 在奏折中,近卫一开始就写道:“我非常遗憾地认为,战败已经不可避免”,明确地预言了日本的失败。接着他指出:“从维护国体的角度来看最令人忧虑的不是战败,而是伴随着战败可能发生的共产主义革命”,他认为日本国内也“逐渐具备了实现共产主义革命的所有条件”,并指出其中尤其令人担忧的是“军部内部一伙人的革新运动”。

 他最后强调:“继续进行没有希望获胜的战争,恰恰是上了共产党的当”“确信应该尽快地采取结束战争的措施”。此“近卫上奏”是第一次直接向天皇提出和平建议。

 天皇对近卫说:“如果不能再一次取得战果,实在不容易进行和谈”,对近卫的建议表示出消极的态度。

 最后上奏的前首相东条在谈到战况的前景时仍不示弱,他认为“此次对我国本土的空袭,以现代战争的观点来看,不过只是序幕,如果因为这么一点事日本国民就气馁消沉,还奢谈什么完成大东亚战争”,对国民进行了批评。

 对于国民的贫困生活,他说:“大家对配给所发的牢骚也是因为对以前饮食生活的留恋才发生的。还没听说有一个陛下的臣民饿死”。

 关于这些重臣们的上奏,木户在战后回忆说:“内容之空洞从一开始就想像到了……。都是只说些无关痛痒的话。只有近卫君回答得很认真”。另外,若槻在回忆录中辩解说:“拜见了陛下的英姿,无论如何也说不出‘请您投降吧’这样的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