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矶内阁的和平工作

 小矶内阁开始考虑为结束战争进行和平工作。其中之一就是打算通过汪兆铭的国民政府(南京政府)向蒋介石的国民政府(重庆政府)做工作建立统一政府,使在中国的美、英军队撤退的方案。

 1944年(昭和19年)9月5日最高战争指导会议决定的和平条件中规定,中国与美、英的关系要以中国的“好意的中立”为底线,同时同意蒋介石返回南京建立统一政府,如果驻在中国的美、英军队撤退,日本也撤退全部军队。

 为了向南京政府转达日本的想法,陆军次官柴山兼四郎中将9月被派往南京。陈公博、周佛海等南京政府首脑层虽给予理解,但这项工作却迟迟没有进展。最后终因11月10日汪兆铭的死而流产。

 与此同时进行的是所谓“缪斌工作”。如果说上述计划是明修栈道的话,那么缪斌工作可以说是暗度陈仓。担任南京政府考试院副院长的缪斌与重庆政府也有关系。

 对这项工作小矶首相积极促进,而重光葵外相则强烈反对。重光认为,缪斌是个特务,“他以对重庆工作为诱饵吊人胃口,频繁地暴露南京政府的内幕,也提供情报,想藉此达到推翻南京政府和干扰日方部署的目的。他还通过无线发报机与重庆方面联系”(《重光葵手记》中央公论新社)。

 而小矶认为缪斌能跟重庆政府说上话,是能够传达其意向给日方的人物。据说国务大臣绪方竹虎1944年9月前后向小矶提到缪斌这个人时给了小矶一卷缪斌写的书信,其中写道:“蒋介石先生的真实意图是,日本战败灭亡对中国而言无异于唇亡,灾祸会立即波及中国,导致中共的抬头,苏联的侵略,美英的瓜分等将接踵而至,为了救国,担心这样不可对待的事态发生”。

 1945年3月,小矶派飞机把缪斌接到了日本。但是重光外相以及陆军大臣杉山和海军大臣米内都强烈反对,4月初,天皇命令小矶让缪斌回国,此事才算了结。

 与此同时,对苏工作也在进行。日本打算在德苏之间进行调停,帮助双方实现和平,进而托苏联为日本与盟国进行和平中介。重光外相向驻德国大使大岛浩发出了为德苏和平进行斡旋的训令,但是,在1944年9月16日驻苏联大使佐藤尚武与苏联外长莫洛托夫的会谈中,苏联方面拒绝了日本派遣的特使(广田弘毅)的提议。

 小矶内阁把宝贵的时间白白浪费在了这些实现可能性极为淼茫的工作上,最后,于1945年4月5日被迫宣布内阁总辞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