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圣断”而接受投降

 对1945年(昭和20年)7月的《波茨坦宣言》,日本政府是如何解读,如何反应的呢?

 东乡茂德外相对宣言要求“日本所有军队的无条件投降”,而不是“日本的无条件投降”这一点甚为关注。而且,承认维持经济和产业这一点比起战败后的德国所受的待遇也显得更宽大。

 东乡希望进行交涉,在宣言的基础上进一步明确和平条件,使其尽可能对日本有利,他认为通过未参加宣言签署国的苏联斡旋,这个愿望有可能实现。

 对宣言不予拒绝,但至少在苏联作出答复之前暂时推迟回答。对东乡的这种想法,军令部总长丰田副武和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坚决反对。特别是丰田,在7月27日的内阁会议上,他提出 “有必要发一个此宣言有失妥当的大号令”的要求。但是经过东乡劝说,政府决定暂不对宣言作出表态。

 然而,铃木贯太郎首相在7月28日的记者招待会上回答关于宣言的提问时却表示:“不认为有什么重大的价值。只有予以置之不理。我们仍要为战斗到底向前迈进”(下村海南《战争结束秘史》讲谈社学术文库)。

 这个“置之不理”的发言被同盟国理解为拒绝接受宣言,并被当做美国投掷两颗原子弹以及苏联对日参战的借口。铃木自己对这个发言也极为后悔,他在回忆录《战争结束的表情》(劳动文化社)中这样写道:“这句话将永远是我感到非常遗憾的一点”。

 铃木在4月份组阁时,曾要求东乡就任外相,但被希望早期实现和平的东乡谢绝了。因为铃木说“战争还能继续两、三年”。后来铃木再次来劝说东乡,约定外交事务听任东乡处理,于是东乡才同意就任外相职务。

 然而,当上首相的铃木就连对海军大臣米内光政也没有敞开心扉。米内曾说“总理是不是好强”,并对他多有提防。对组成最高战争指导会议的铃木首相、东乡外相、陆军大臣阿南惟几、海军大臣米内、参谋总长梅津、军令部总长丰田这六个成员,海军少将高木惣吉在《战争结束备忘录》(弘文堂)中批评他们“推进主管、联络主管、总结主管,无论哪一个都有欠缺”。

 铃木的领导能力也多次让东乡感到沮丧。最明显的是6月8日的御前会议。在这次会议上提出了“国力的现状”和“世界形势判断”这样两份报告,这是铃木让书记官长迫水久常进行调查后归纳出来的。对于日本已经丧失了完成战争的能力这一事实,报告以令人震惊的直率进行了阐述。

 “国力的现状”对海上运输能力的分析是:“尽管现在总吨位有一百万……但到本年底,可能发展到能使用的船只几乎接近零的状态”,指出将发生令人绝望的状况。在钢铁生产方面,报告也指出:“产量下降到只有前年同期的四分之一左右,钢船的新造补给在本年度中期以后将完全不能期待”。

 另外,在“国民生活”方面,报告指出,粮食的匮乏已经迎来了“开战以来最大的危机”。一旦敌人攻击或气候异常,“局部地区恐怕出现饥饿状态”。

 但是,尽管东乡提出了反对意见,会议仍认为继续战争是可能的,“要以地利、人和将战争进行到底”,并决定了新的战争指导大纲。

 铃木和东乡仍在继续进行通过苏联斡旋的和平工作,就在他们心急如焚地等待着苏联的答复时,8月6日清晨,美国在广岛投下了原子弹。9日拂晓,苏联军队跨过了国境。

 如同雪上加霜,9日上午十一点多,第二颗原子弹在长崎爆炸。日本崩溃的结局已不可避免。

 8月9日午后十一点五十分,在天皇亲自出席下举行了最高战争指导会议。东乡主张应该将条件集中在“保持国体”这一点上,接受波茨坦宣言。对他的提案,米内和枢密院议长平沼骐一郎表示赞成,但是阿南和梅津、丰田却要求追加“由日本自行解除武装”“日本自行制裁战争罪犯”等内容,主张以四项条件为前提接受宣言。会议因此出现了僵局。

 据说米内当时曾对高木这样说:“用词也许有些不妥,但我认为投下原子弹和苏联参战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天佑。这样就不用承认是由于国内形势而停止战争了”(高木惣吉抄本《海军大将米内光政备忘录》光人社)。

 最后,铃木不得不请求天皇作出判断,决定以不包括要求改变天皇大权的内容为前提接受波茨坦宣言。战后,铃木曾说:“真的到了决定国家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在反复讨论无法决定时,只能请求作为国家元首的陛下作出裁断,这是真正的忠臣应该选择的办法,我很久以前就这样认为”。

 对铃木来说,这是避免发生武装政变的最后的时机。

 参谋次长河边虎四郎中将在回忆录《从市谷台到市谷台》(时事通信社)中介绍了梅津开完御前会议悄然返回后所说的话:“天皇的心情……已经早就对军队的作战成果不报希望了,对军队已经完全失去信任了”。

 10日清晨,日本政府通过中立国向美、英、苏、中四国提出接受波茨坦宣言。同盟国于12日正式作出答复:“自投降时刻起,天皇及日本国政府统治国家的权限……将被置于盟军最高司令的限制之下(subject to)”。美国间接地默许天皇的地位在投降之后仍然会得到保证。

 然而,在日本,围绕着如何理解答复中的“subject to”这一字眼,最高战争指导会议和内阁会议再次发生争议。铃木于14日召开御前会议,再次请求天皇对结束战争作出圣断。

 在御前会议之后的内阁会议上,对停战诏书文稿进行了审定。诏书需要由全体阁僚副签。如果有拒绝签名的大臣,内阁就要宣布总辞职,这样将很难避免出现大混乱。

 此时,陆军大臣阿南的举动颇引人注目。在进行审定的过程中,阿南一度离席。他回到陆军省,召集全体人员训示说:“作为军人,只有服从陛下的旨意,不得违抗”。

 8月15日拂晓,一伙青年军官将近卫师团长森纠杀害,并发出了假的师团命令,一时成功地掌握了近卫师团。他们闯进宫内省四处搜寻天皇停战诏敕的录音唱片,并造访陆军大臣阿南的官邸,要求发起兵变。但是阿南没有同意,而且自杀身亡,一场武装政变才勉强没有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