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炸东京的史无前例的燃烧弹

 1945年(昭和20年)3月10日午前零点十五分,响起了一阵空袭警报。在此后大约两个半小时内,一百五十架(美方资料为三百三十四架)B-29战略轰炸机以单机或数机分散低空飞行,进行了波浪形地毯式轰炸,引发多起火灾。由于强风骤起,火势迅速蔓延,聚成了一片火海,将东京的大约百分之四十夷为平地,造成了深重的灾难——。东京都编辑的《东京都战灾志》这样描写了拂晓的东京大空袭。

 实际上,空袭是在警报响起前七分钟,从东方超低空侵入的B-29对深川地区投下燃烧弹开始的。这是一次奇袭。

 这次轰炸规模惊人,除了投下一百公斤级的高爆炸弹六枚外,还投掷了八千五百四十五枚四十五公斤级和十八万三百零五枚二点八公斤级的油脂烧夷弹、七百四十枚一点七公斤级的电子烧夷弹(消防厅资料)。而且首先在攻击目标地区的周围投下燃烧弹,造成巨大的火墙,切断居民的逃难路径,然后将东逃西窜的人们活活烧死。

 社会主义者荒畑寒村在《寒村自传》(论争社)中描述了空袭刚发生后的3月10日他走在东京的日本桥一带所目睹的惨状:“空旷的大街上到处都是尸体,那种光景真是让人惨不忍睹。……来到(浜町小学的废墟)校园一看,令我深感震惊。不知有几百具尸体重叠在一起堆积如山”。

 空袭造成八万八千人死亡,大约一百万八千人受灾,完全被烧毁的房屋达到二十六万七千栋(警视厅资料)。战争刚结束后不久,根据杜鲁门总统的指示,美国战略轰炸调查团对在日本的轰炸效果等进行了调查。在调查团的报告中,对东京大空袭作了这样的描述:“仅仅一次空袭攻击就造成如此巨大的人员和物质破坏,这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在欧洲和太平洋的任何地区都是没有过的”。

 B-29首次空袭东京是1944年(昭和19年)11月24日。从塞班岛起飞的B-29对最大的军用飞机制造厂中岛飞机公司的(现在的富士重工)武藏制作所以及品川区和杉并区等处进行了轰炸。此后B-29也是把主要轰炸目标锁定在有军需工厂的工业地区。然而,以东京大空袭为契机,这种轰炸竟变成了向非战斗人员和住宅区大量投下燃烧弹的无差别轰炸。

 美国的目的是通过空袭摧毁日本的抵抗意志,东京大空袭的结果“对防空作战的成败有着决定性的影响,它一举摧垮了国民对防空努力的热情,成为促使领导层尽快下决心结束战争的契机”(《战史丛书》)。

 美军的无差别轰炸在东京大空袭之后扩大到了名古屋、大阪、神户等地,1945年6月中旬以后,空袭的重点转移到了浜松、四日市、鹿儿岛等中小城市。到了7月下旬,又从空中撒放传单预告将对特定城市进行空袭。

 根据经济安定本部的“战争被害调查”(1947年-1949年实施),在全国空袭造成的损失总额达到大约六百五十三亿日元。此金额相当于关东大地震损失总额的五倍多。

 对美军的空袭,日本的防空态势如何呢?

 政府于1944年7月制定了中央防空计划。对美军的B-29轰炸机,日本的战斗机在开始的三个月左右多少取得了一些迎击的成果。但是,随着B-29轰炸机的增强和攻击范围的扩大以及日本残余航空兵力的消耗,防空能力日益衰退。“日本的战斗机及对空炮火虽然屡次给空爆部队带来相当大的损害,但是……全然不会造成严重的威胁”(《美国战略轰炸调查团报告》)。

 7月份以后,不得不采取了将主要集结在大城市的地上防空部队重新向中小城市部署等被动措施,但已落后了一步。

 内务省为国民编写的防空手册“时局防空必携”中说,燃烧弹攻击“最初的一分钟至关重要”,呼吁大家“首先要往周围的易燃物上泼水,防止火势蔓延”。

 然而,美军的攻击异常猛烈,远远超过了日本的想像。最后,无论是日本政府还是军队都没有能够保护日本国民免受空袭之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