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主导下起诉“战犯”

 1945年(昭和20年)8月30日,盟军最高司令官麦克阿瑟元帅在神奈川县的厚木机场踏上了日本的土地。当晚,麦克阿瑟即作出指示,逮捕日美开战时任首相的东条英机,火速制定战争犯罪嫌疑人名单。

 日本接受的波茨坦宣言所列举的投降条件之一就是“惩治战争罪犯”。经9月2日日本签署投降书就确定了日本接受宣言,并构成了同盟国开设惩治日本战犯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东京审判)的法律依据。

 根据麦克阿瑟的命令,对战犯嫌疑人进行了甄选。被指定为第一批战犯嫌疑人的有:原首相东条,以及当时的东条内阁阁僚东乡茂德(原外相)、嶋田繁太郎(原海军大臣)、贺屋兴宣(原大藏大臣)、岸信介(原商工大臣)等,9月11日对他们发出了拘捕令。

 对于一手制造了攻击珍珠港的东条内阁的阁僚们,麦克阿瑟希望在美国独自的军事法庭(乙、丙级战犯法庭)上以杀人罪从速追究他们的责任,并向本国提出了这一主张。但是,统合参谋本部11月10日拒绝了麦克阿瑟的主张,并通知他说美国政府的方针是将东条等人作为“甲级战犯”交国际法庭审判。

 1945年11月19日、12月2日和6日,分别发出了第二、三、四批的拘捕令,甲级战犯嫌疑人达到了大约一百人。东条9月11日企图用手枪自杀,但是只差一点点子弹没有击中心脏,保住了一条命。日美开战时的参谋总长、已确定无疑将被逮捕的杉山元也在9月12日用手枪自杀。近卫文麿(原首相)在到庭期限的12月16日拂晓服氰化钾自尽。

 1946年1月,发布了剥夺公职令,战犯嫌疑人自动成为被剥夺公职的对象。

 盟军总司令部(简称GHQ)是按照什么样的标准从战犯嫌疑人中确定被告的呢?

 在GHQ内设立了以基南为首席检察官的国际检察局。基南将工作人员按不同年代、不同部门分成若干工作小组,由他们负责被告的选定。这项工作遇到了很多困难,因为构成证据的很多政府文书都在战争刚刚结束后被焚烧了。提交来的木户幸一(原内大臣)的日记和嫌疑人的审讯记录、有关人员的证言等就成了搜查的根据。

 结果,拘捕名单上原本没有的冈田启介(原首相)、有田八郎(原外相)、重光葵(原驻苏大使、原外相)、梅津美治郎(原关东军司令官、原参谋总长)等人也成为了审查对象。

 另外,有人认为对各事件负有责任的被告至少应该为两人以上。这主要是考虑到在公审过程中高龄被告有可能死亡的情况。

 美国检察团为了探讨日本人的国民感情,与停战联络事务局进行了接触,结果更加坚定了起诉东条和松冈洋右(原外相)、荒木贞夫(陆军大将、原文部大臣)、大川周明(思想家)、武藤章(原陆军省军务局局长)以及未拘捕的冈敬纯(原海军省军务局局长)的决心。

 自1946年(昭和21年)3月4日起,由同盟国各成员国的检察官组成的检察局执行委员会举行了多次会议,确定了二十九名被告。4月8日的参事检察会议决定将石原莞尔、真崎甚三郎、田村浩(原俘虏情报局长官)从名单中消除,最后剩下了二十六名被告。

 石原是满洲事变的主谋,但由于当时缺少决定性的证据,所以他的名字没有列入拘捕名单。比起石原,中国的检察官也对追究板垣征四郎(陆军大将、原第七方面军司令官)的责任显得更加热心,因为他不仅参预了满洲事变,而且还参与了日中战争的一系列残酷暴行。东京审判作出判决的八年以后,即1956年(昭和31年), 由于当事人之一花谷正的手记在杂志上发表,才搞清了满洲事变的全貌,

 曾是陆军的皇道派巨头的真崎在2·26事件后曾因叛乱辅助嫌疑而被宪兵队逮捕,他最后被判无罪。也有人认为,因为他在东京审判中采取协助搜查的态度,给人留下了好的印象,因此得以免遭起诉。

 4月13日晚于其他国家到达的苏联检察团在17日的参事检察会议上提出了追加被告的要求,未被关押并一致同意不予起诉的重光和梅津二人被追加为被告。最后,共有二十八人被起诉。

 在此期间,引起全世界关注的是昭和天皇的处分问题。1946年1月9日,澳大利亚向伦敦的同盟国战争犯罪委员会提交了一份包括昭和天皇在内的六十四人的战犯名单。但是,美国判断“如果起诉天皇,在日本国民中恐怕会发生大乱”(麦克阿瑟)。

 对于美国政府的强硬态度,包括苏联在内的其他同盟国竟然没有提出反对,1946年4月3日,在华盛顿召开的远东委员会上,决定对天皇不予起诉。

 炸死张作霖事件的主谋河本大作、力主进驻法属印度支那南部的海军大校石川信吾以及在对美开战问题上被称为“陆军主战派三人帮”的参谋本部的田中新一、服部卓四郎、辻政信等人也侥幸被免予起诉。

 有人认为石川和辻之所以被免予起诉,是因为受到同盟国重视的检察方面的证人、原陆军少将田中隆吉并不了解海军和参谋本部的内部情况。就是这个田中参与了第一次上海事件的阴谋,所以他被免予起诉,很多人都抱有疑问。

 此外,七三一部队的队长石井四郎以向美军提供人体实验的资料为条件被免予起诉。

 东京审判于1946年5月3日,在位于东京市谷台的原陆军省大楼内的特别法庭开始进行。战胜国美、英、法、中、苏等十一个国家各任命一人担任法官,澳大利亚代表韦伯任庭长。

 美国的首席检察官基南等十一人担任检察官,此外还有近五百人的国际检察局成员。辩护方面由鹈泽总明、清濑一郎等人任主任辩护人,日本人律师和美国人律师加在一起超过了五十人。法庭遇到的最大而深刻的问题是翻译严重不足,据说屡屡出现翻译错误,因此还导致了对被告的不利。

 1948年(昭和23年)11月12日进行了宣判。12月23日对七名“甲级战犯”执行了死刑。第二天即12月24日,从被逮捕以来一直被关押的岸信介、青木一男(原大东亚大臣)、天羽英二(原外务次官)等十七名“甲级战犯”嫌疑人全部被免予起诉并释放。

 在判决之前的1948年10月,GHQ将甲级战犯嫌疑人丰田副武(原军令部总长)和田村浩作为乙、丙级战犯进行了起诉。由于这一审判是在GHQ特别设于东京丸之内的法庭上进行的,所以也称其为“丸之内审判”。第二年,田村被处以重体力劳动八年的惩罚,丰田被判无罪。

 *注1〖甲级战犯和乙、丙级战犯〗甲级战犯是指参加了包括“破坏和平罪”“普通战争罪”“违反人道罪”在内的共同谋议的军队领导人、政治领导人。在东京审判中,二十五名甲级战犯被判有罪,原首相东条英机等七人被处以绞刑。乙、丙级战犯是指对虐待俘虏和屠杀平民等“普通战争罪”(违反交战法等)负有责任者。对乙、丙级战犯的审判在国内外四十九个法庭进行。五千七百人被追究违反战争法规的责任,包括在马尼拉市中心战中残杀市民而被追究责任的山下奉文大将、参预“巴丹死亡行军”而被追究责任的本间雅晴中将,共有九百二十人被处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