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事变”: 点燃战争之火的石原、板垣

【责任重大人物】

 石原莞尔(关东军参谋)、板垣征四郎(关东军参谋)、土肥原贤二(奉天特务机关长)、桥本欣五郎(参谋本部第二部俄国班班长)

 1931年(昭和6年)9月发生的满洲事变,是昭和战争的起点。究竟是谁引发了这个事变?主谋者就是关东军参谋石原莞尔和板垣征四郎。

 陆军中校石原等人怀抱“用谋略活动来逼迫国家”的信念,发动了对满洲(今中国东北地区)的侵略行动,把日本拖进了战争局面。

 日美两国作为东西两大文明的盟主通过战争争夺世界第一强国地位的“世界最终战争论”,是石原军事思想的核心。1928年(昭和3年)1月,石原在陆军大学毕业生精英将校的聚会“木曜会”上就提出:“如果以全中国为根据地并充分加以利用,就能够将战争打上二十年或者三十年”。

 这年的6月,板垣的前任河本大作在铁路上安装炸弹,炸死了军阀张作霖。这一事件,成为满洲事变的先例。

 关东军在奉天郊外的柳条湖炸毁了满铁铁路,仅用一天时间就占领了奉天。参谋本部派遣到当地的建川美次少将对这一事件未加制止。奉天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随即出任奉天的临时市长。

 关东军接着超越守备范围向吉林省发动进攻。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虽然起初反对出兵吉林,但终于被板垣等人执拗的语言攻势所说服,作出了出兵的决定。(日军)朝鲜军司令官林铣十郎也自作主张地将朝鲜军派往满洲。这项决定的实施,是基于跟石原等人采取协同行动的朝鲜军参谋们的建议。

 跟板垣等人随时保持着密切联系的,是桥本欣五郎。桥本纠集革新派青年将校成立了“樱会”,并以该组织为基础在满洲事变前后发动了“三月事件”和“十月事件”两次未遂政变。三月事件的目的,是企图推举陆军大臣宇垣一成出任首相,军务局长小矶国昭等人也参与了此次事件。

 十月事件跟满洲事变有联动关系但计划本身十分粗糙。它成为此后的5·15事件、2·26事件等一系列恐怖事件、政变的先驱。

 在满洲事变发生之前,陆军大臣南次郎就是一个“对满蒙强硬论”主张的鼓吹者。而首相若槻礼次郎从南次郎那里听到朝鲜军擅自出兵(满洲)的消息后,不费踌躇地就认可了这项举动。“政治”不但无法遏制派遣在外的军队的“暴走(失控行动)”,而且往往被迫采取追认措施的弊端,就发端于这个时候。

 事变发生后不满半年的1932年(昭和7年)3月1日,“满洲国”宣告成立。把清朝废帝溥仪抬出来出任“满洲国”元首(开始称执政,后改为皇帝)的,是土肥原贤二。

 这其间,战火一时又延烧到上海(第一次上海事变)。身为驻上海公使馆武官辅佐的田中隆吉,是这个事变的策划者。因为田中接到了板垣等人的指示,要他在上海开展“谋略”活动,以转移列强各国对(“满洲国”)建国活动的视线。

 不久,犬养毅首相遭到暗杀(5·15事件)。后继的斋藤实内阁,承认了“满洲国”。在此之前,众议院已经全场一致地通过了承认“满洲国”的决议。此外,外务大臣内田康哉在众议院全体会议上,也作了要坚决承认“满洲国”决不退缩的“焦土演说”。向内田发起质询的政友会议员森恪,更是一个强硬主张(日本在)满蒙权益的政治家的代表人物。

 国联李顿调查团的报告书提交给日本之后,陆军大臣荒木贞夫对报告书严加指责,呼吁日本退出国联。连续在犬养、斋藤两届内阁担任陆军大臣的荒木,公开支持了关东军的行动。李顿调查团报告书并没有片面地非难日本,也包含了在满洲建立广范的自治政权的提议。然而在国联全体会议上,基于李顿调查团报告书作出的劝告决议表决通过之后,只有日本表示反对,日本代表松冈洋右还演出了一幕宣布退出国际联盟并当场退席的活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