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子弹轰炸、苏联参战: 东乡为“和平”虚耗时间

【责任重大人物】

梅津美治郎(参谋总长)、丰田副武(军令部总长)、阿南惟几(陆相)、铃木贯太郎(首相)、东乡茂德(外相)

 外交评论家清泽洌写道:日美开战后,正因为战争已经成为一场总体战,“果敢地面对战争的日本国民能否在外交上也具备同等的聪慧,成为留给将来的最大课题”(《日本外交史》)。能够果敢而聪慧地开展外交的领导人,终于未能出现。

 1945年4月7日成立的铃木贯太郎内阁的外相东乡茂德,在开战时也担任过外相,因而希望尽快实现和平。但是这个东乡却采取了请求假想敌国苏联来斡旋和平的“愚蠢的策略”。东乡当然还不知道,这年2月举行雅尔塔会谈时,苏联已经同美英之间达成了对日参战的密约。

 在铃木内阁成立之前的4月5日,苏联已经通知日本不再延长日苏中立条约。陆军大臣阿南惟几和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也考虑过,苏联如果参战,本土决战就会危机重重。因此,梅津等人要求东乡通过外交努力阻止苏联参战。

 担任过驻苏大使的东乡虽然回答“时机已晚”,却试图利用军部的要求让苏联出面调停和平。由于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余地,东乡的这个判断也未必完全没有道理。

 东乡应当受到责备的,是他为对苏谈判虚耗了宝贵的时间。

 东乡把赌注押在原首相广田弘毅同苏联大使马利克的谈判上。会谈在6月3日开始后就进展迟缓,到7月14日中断时还没有达成成果。曾任驻苏大使的佐藤尚武在战后说道:“虚耗了宝贵的一个月,令人难以忍受”。等待苏联回答的结果,是延误了接受7月26日发表的波茨坦公告的时机,它招致了两颗原子弹的轰炸和苏联参战的后果。

 首相铃木的领导能力也令人生疑。出席最高战争指导会议的六名首脑人物中,尽快实现和平派有东乡和海军大臣米内光政,然后还有铃木。但是这个铃木,并没有将内心的考虑告诉东乡和米内。

 6月6日的最高战争指导会议上,颁发了资料《国力的现状》,上面列举着日本已经丧失了将战争进行下去能力的事实。

 但是,会议却制定出一份只要采取措施弘扬国民的精神力量,战争就能够持续下去的战争指导大纲。6月8日的御前会议上也没人提出异议。御前会议上军令部总长丰田副武报告的敌军登陆时可能受到损害的估算数字,是根据自己意愿随意篡改后的数值。

 阿南在这些会议上几乎没有发言。他可能正在逐步倾向尽快实现和平一派,却没有拿出任何具体的行动。

 铃木在应对波茨坦公告问题上,也犯有重大的过失。东乡在内阁会议上并没有拒绝公告,只是提议至少等到收到苏联回音之后再做回答。梅津和丰田虽然反对,但是政府却作出了对公告不表态的决定。

 然而,一方面也是由于军令部次长大西等人的压力,铃木在记者招待会上却宣布:对于波茨坦公告“唯有默杀(不予理睬)”。这句话成为原子弹轰炸和苏联参战的依据。

 同内大臣木户幸一协商之后,铃木首相不做结论地向天皇上奏,两次祈求天皇作出圣断,昭和战争才总算宣告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