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卫听任军部的独断专行

 昭和战争主要是与中国和美国这两个大国的战争。特别是思考日美战争时,不能脱离与日中战争同步发展的日本国家的蜕变。这种蜕变既是向国际秩序的挑战,也是立宪体制的崩溃。同时还意味着以军部官僚主导的国策决定,国家总动员体制的确立。与这一系列变化密切相关的政治家就是近卫文磨。

 近卫的政治思想可以从他于1918年(大正7年)发表的论文《排除英美本位的和平主义》中一见端倪。即,作为殖民地宗主国的英美所说的和平,是“对英美有利的维持现状”,象日本这样的落后国家“打破这种没有扩展余地的局面是正当的”。

 近卫在满洲事变中积极地支持了军部。近卫强调欧美没有资格根据国际联盟规章和非战公约来非难日本,他的这种强硬论助长了军部的气焰,也赢得了国民的拥护。近卫在这些背景的推动下,于1937年(昭和12年)6月当上了首相。

 第1届近卫内阁上任后不久就发生了卢沟桥事变,近卫在左思右想之后,终于屈从于陆军的要求,批准派兵。甚至中止了有望实现停战的陶德曼和谈,还断言“不以国民政府为对手”。近卫曾经向天皇自嘲,把被军部官僚拖着走的自己形容为“一无所知的时装模特儿”。

 近卫不仅没能控制军部官僚,反而给军部力图建立的国家总体战体制提供了法律依据。这就是1938年4月颁布的国家总动员法,其内容是在“战时”和“相当于战争的事变”等紧急情况下,给予政府在国民统制方面的自由权。

 1939年(昭和14年)1月,近卫在外交、内政两方面都束手无策,只能内阁总辞职。辅佐过他的西园寺公望曾私下偷偷地说“近卫当上总理之后,搞了什么政治,就连我也不清楚”。

 1940年7月起步的第2届近卫内阁的课题依然是如何解决日中战争。他任命松冈洋右为外相,打算在日德意三国同盟的基础上加入苏联构筑“四国协商”,逼迫美国坐到谈判桌边。但是,这一构想却以德苏开战而破灭。

 在进驻法属南印度支那的问题上,近卫也根本没考虑到美国会以禁运石油等对抗。他更换了松冈,组织了第3届内阁,希望通过与罗斯福总统的直接谈判实现圆满解决。但是,由于没能消除与坚持在中国驻军的东条陆相的意见对峙,1941年10月,万事休矣。

 内大臣木户幸一忠告近卫“让(决策开战的)9月6日的御前会议决定成立生效的不正是你吗?你丢下这个决定不管,而自己却辞职,太不负责任了”。但是,近卫仍然又一次地抛出了政权,撒手而去。

 近卫也曾想过压制军部和官僚组织,并集结可以与其对抗的政治力量。他担任党领袖的“一国一党”的新党组织把纳粹当作榜样。虽然,后来发展成大政翼赞会,但是,被批判是恢复篡夺天皇地位的“幕府”,又有传言要暗杀近卫,他也就此萎缩了。

 就这样,近卫的尝试一次次失败,日本一步步地走向对美国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