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的军部官僚也负有责任: 介入政治,扭曲国策

“石原模式”

 昭和战争的沉重责任不仅在于高层的政治、军事领导。辅佐这些高层的众多参谋和官僚的“失控”与“误断”也给日本的政策方向带来了重大的影响。

 本来,参谋只是负责起草,并没有命令权。但是,说起随心所欲地摆弄指挥官、独断专行地推进作战的参谋之始祖,就是石原莞尔(关东军参谋)。1931年(昭和6年)发生满洲事变时,石原只不过是一名中校,可是就连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都对石原唯命是从。

 在获取了中国权益这一既成事实面前,若槻礼次郎内阁事后批准了派兵。石原不仅为对外侵略奠定了重要的基石,还确立了幕僚掌握国家权力以实现国策的“石原模式”。这一模式被关东军参谋武藤章和田中新一等人所因袭继承。

 关东军参谋板垣征四郎是石原的伙伴。他还与奉天特务机关长的土肥原贤二紧密联合,最后建立了“满洲国”。虽然石原、板垣、土肥原等人是反叛者,却被誉为“英雄”。板垣和土肥原还进行了华北分离工作,开展了阴谋活动。板垣更作为平沼内阁的陆相推动缔结了日德意三国同盟。

暗中活动

 陆军省军务局的中校铃木贞一在以石原莞尔、东条英机等幕僚组成的“木曜会”会中起到了核心作用。他从陆军调任内阁调查官之后,经过兴亚院政务部长,就任企划院总裁。超越了军人的范围,铃木一直参与介入了政治、经济等整体国策。在大本营政府联络会议上,对于关系到战争展望的物资国力判断,铃木通过拼凑数字,把讨论引向决定开战。

 致力于改造国家的一部分革新派将校结成了“樱会”。领导人的桥本欣五郎中校与国家主义者大川周明等人合谋,发动了三月事件、十月事件等政变。桥本的失控一直持续到日中战争,作为野战重炮兵第十三连队长,引发了炮击英国舰艇“瓢虫号”事件。

 在一赌国家命运的日美战争开战前,担任陆军省军务局长的是武藤章,而海军省的军务局长是冈敬纯。军务局长既是制定国策的中枢,同时还参与首相和阁僚的人选。武藤迫使陆相畑俊六辞职,搞垮海军出身的米内内阁等,耍尽花招开展了政治工作。在接替米内的第2届近卫内阁,又促使决定了明确提出建设大东亚新秩序和构筑国防国家体制的《基本国策要纲》。

 武藤的后任佐藤贤了是东条的亲信,他与陆军次官木村兵太郎、参谋本部作战科科长真田穰一郎等人是支撑东条体制的中心成员。在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时,武藤动手殴打了反对东条意见的作战部长田中新一,在莱特岛决战之际,又主张“联合舰队的拼死决战,一定要以死为今后的战争指挥添彩”,推动了毫无胜算的战役。

隐瞒事实

 海军内部主张推进日德意三国同盟的冈于40年10月当上了军务局局长后,海军的对美强硬论就更高涨了。冈为了建立强于陆军的政策指导体制,新增辟了军务局第二科,并提拔“喜好政治”的石川信吾大校担任这一重任。

 石川与军务局第一科科长高田利种和作战科科长富冈定俊等人一起对在进驻法属南印度支那问题上犹豫不决的高层决策部施加压力,力主日美开战。当时,中将井上成美说过“好象是石川大校在牵动海军”,开战后,石川本人也声称“把日本带向战争的就是我”。

 日美开战前,军令部一直主张确保东南亚资源以预备长期作战的正统战略,但是联合舰队司令长官的山本五十六却坚持要突袭珍珠港。联合舰队参谋黑岛龟人大校说服了军令部而发动的珍珠港攻击,招致了美国毫不手软的总攻。山本死后,黑岛就任军令部第二部长,也感到凭借正面攻击无法取胜,于是着手开发“特攻”武器。

 在中途岛败北的海军作战部长福留繁因 “损失惨重”而隐瞒了事实。他当上联合舰队参谋长后依旧独断专行,对作战战略和战况一无所知的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古贺峰一只好向年轻军官询问“最近,战局怎么样了?”。在44年3月的帕劳群岛空袭时,福留的机密文件经由当地的游击队被美军掌握。

 中泽佑接替福留担任作战部长后,战场上的玉碎频频发生。由于在马里亚纳海战、莱特岛海战中接连吃了败仗,中泽终于下令“特攻”,第一航空舰队司令长官大西泷治郎派出了第一支部队。

 田中新一大校作为陆军省军事科长使日中战争进一步扩大。他就任作战部长后,41年6月德苏一开战,就加紧进行对苏联的作战准备,动员70万兵力实施了关东军特种演习。同时,还推进向法属南印度支那进驻。陆军的一大特点就是有许多在危机面前仍然高声叫嚷积极论调的幕僚,而田中就是其中之一。

 鲁莽地高喊强硬论的军人还有第十五军司令牟田口廉也。他也是东条一手培养的忠实部下,指挥了英帕尔战役,造成7万2500名士兵死伤。

“亲德”的陷井

 另一方面,驻德国大使大岛浩是陆军出身,他的亲德态度也异乎寻常。在他还是大使馆武官的36年,就背着外务省私下和里宾特洛甫开始交涉、并缔结了日德防共协定。在日美开战前后,他不仅错误估计了德苏战的前景,还不断送发盲目相信德国定能胜利的情报。

 驻意大利大使白鸟敏夫是外务省革新派的带头人,对年轻官僚产生了很大影响。他宣称“日德意苏这四个大国应该立即团结起来,与维持现状派国家获得对等的地位”,积极主张缔结日德意三国同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