验证: 与“东京审判”保持距离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东京审判)对东条英机等25名被告做出了判决。《读卖新闻》的“验证·战争责任”跟 “东京审判”保持距离,对领导人的责任做了实事求是的验证,最终报告中列举出的“责任重大”者,与那些甲级战犯相比较,既有重合,也有不同。

 首先,近卫文磨(首相)、杉山元(参谋总长)、阿南惟几(陆相)都选择了自决的道路,没有登上东京审判的被告台。松冈洋右(外相)、永野修身(军令部总长)两人也在审判期间病死,因此没有判决。

 另外,发起满洲事变的参谋石原莞尔和推动进驻法属南印度支那的海军的石川信吾、以及主张对美开战的参谋本部的田中新一等幕僚,虽然可以说负有重大责任,但是根本未被作为东京审判的被告。不过,本书中列举的幕僚和官僚们只是所谓的代表,还有其他人也负有同样责任。

 由于本书的验证工作与倾向于开战责任的东京审判不同,也同样着重于“持续战争的责任”,所以浮现出及川古志郎、丰田副武这两名军令部总长。关于在东京审判中被判处无期徒刑的小矶国昭(首相)、梅津美治郎(参谋总长),本书也认为“责任重大”,这是因为着重考虑到他们主张本土决战等的结果。

 相反,东条一派的陆军次官木村兵太郎(东京审判中被处以绞刑)和南京事件的松井石根陆军大将(同样被处以绞刑)等虽然有责任,但是他们在领导战争方面的作用并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