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僚政治: 不问责任导致弊病百出

 在昭和战争中控制左右日本的主要是陆海军的军部官僚。他们为何能拥有如此大的力量?

 这些人都是具备学历和资格的专业精英,从陆军士官学校、陆军大学毕业后被录用到参谋本部的中枢机构担任参谋等要职。被选拔的精英意识和封闭主义是他们共通的特征。而且,这些人还以“统帅权”为盾牌,逐步掌握了人事权、预算分配权、政策决定权。

 明治宪法中规定“天皇统帅陆海军”。这项条款成了他们拒绝内阁和议会干涉军事的依据。幕僚们对内地位优越,对外又作为独立的存在,随心所欲地摆弄着国策。

 实际上,作战部的人事都掌握在参谋总长等人的手里,就连首相东条英机也无可奈何。即使天皇对作战和政策提出希望,军部官僚也完全置之不理。由于瓜达尔卡纳尔的战况恶化,在确定攻打莫尔兹比港的42年8月以后,天皇提出过应派遣陆军航空部队。

 但是,陆军却一直拒绝接受。这是因为参谋本部作战部的航空班长久门有文抵制说“只要我在这个位子上,就绝不会同意盖章”。航空部队的派遣是在10月,久门因择捉岛附近的飞机坠毁事故下落不明之后才得以实现的。

 另外,指挥瓜达尔卡纳尔战的陆军作战幕僚正是在诺门罕惨败于苏军的服部卓四郎和辻政信这一对搭挡。即使是班长和课长一级也对管辖的事务拥有强大的决定权。但是,嫌恶由第三方验证的幕僚体质和不被追究责任的幕僚系统逐渐扭曲了国家的政策。

 国会议员斋藤隆夫在未发生侵犯统帅权事件之前的大正初期曾经敲警钟说过:如果滥用明治宪法,就能建立任何专制政治。但是,这个问题在被视为“千古不朽大典”的明治宪法的威风之下,始终未得到重视。

 另一方面,满洲事变以后,随着战局断断续续地持续,组织和人员不断扩大的军部也逐渐走向官僚化。陆军把苏联视为假想敌国,而海军则把目标瞄准美国,意见不一,竞相争夺预算。

 对日本来说不幸的是,这些幕僚的军事能力过低。在陆军大学和海军大学的教育中,唯一的价值观就是日俄战争的胜利。以步兵为主的白刃战、依靠少量兵力的包围战、大舰巨炮的舰队决战・・・・・・。对于他们来说,只想到“照搬”这些在日俄战争中取胜的先例战术。只有遵守这些金科玉律,才能够保住他们自身的权威。

 陷入中国军队的后退战术;惨败于苏联的机械化部队;即使机动部队在太平洋扮演了主要角色,但是没有一次正视现实,因为这意味着否定自我。

 明治时期的海相山本权兵卫撤换了不能适应近代战争的干部,在日俄开战前还更迭了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在珍珠港被偷袭后,美军罢免了太平洋舰队司令,提拔尼米兹,转变成以飞机和航空母舰为主体的战略。

 那么,昭和时期的日本军队又如何呢?始终摆脱不出传统的舰队决战主义的海军,无法描绘长期战的战略,而是草率地一味扩大战线,消耗了体力。军令部总长永野修身和海相岛田繁太郎等没有发挥领导才干,即使在中途岛大败,也未追究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参谋长宇垣缠等领导层、以及第一航空舰队司令长官南云忠一的责任。还有,尽管战局不断恶化,福留繁、草鹿龙之介、富冈定俊等作战幕僚仍然得到重用,不断晋升。

 不追究责任、七零八落的战略、就好象是修辞学的国策大纲。再加上陆海军争夺分割贫乏资源的地盘主义……,列举的这一切,都属于典型的官僚体质。这样的体质在战争的紧急事态下暴露出巨大的缺陷。

 东条在东京审判的死刑执行前,留下了这样的话:“我国原有的统帅权是错误的。在那样的统帅权之下,陆海军不能采取一致行动”。

 从陆军大学的学生时代就追随东条,在东条担任首相期间,历任陆军省军务科长、军务局长的佐藤贤了把昭和战争的时代回顾为一场“革命”,并把失败的原因归结为由军部官僚独揽了政策立案、决定的“幕僚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