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的形成: 报纸放弃报道的使命

 对于日本的新闻报道来说,满洲事变(31年9月)是重要的转折点。

 满洲事变以后,各家报纸都派出大批特派员,逐一报道军部的动向。在如此的煽动之下,老百姓也变得好战。可以说,正是通过新闻报道形成了“满蒙是帝国的生命线,必须死守”的舆论。

 各家报纸都纷纷追踪报道“满洲国”独立构想、李顿调查报告、退出国际联盟等事件,依靠报道战局而飞速提高发行量。追求利润被优先于作为舆论机构的使命。的确,关东军想尽可能地利用报纸,以获取民众对“满洲国”的支持。但是,在军部势力尚不强大的满洲事变的时候,如果媒体能团结起来加以批判的话,或许能够阻止军部后来的失控。

 经过“2·26事件”,日中战争爆发后,迅速加强了言论管制。卢沟桥事变发生后,决定向华北派兵的近卫内阁召集媒体的代表,要求协助实现举国的团结等,政府下力量进行宣传战,而报纸一方也基本上附和了这一步调。

 每当发生成为日美开战导火索的缔结日德意三国同盟和进驻法属南印度支那等事件时,各报都是铺天盖地的礼赞文章。虽然在报社内部也有批评这种风潮的声音,但结果还是将国民引向草率的对英美开战。

 代表性的言论者中就有德富苏峰。他作为大日本言论报国会会长,“紧跟言论管制,支援了战争”(米原谦《德富苏峰》中公新书)。在攻击珍珠港两天后由各家报社主办召开的“击灭美英国民大会”上,德富在演讲中把大东亚战争称为“义战”。

 日美开战的当天,内阁情报局发出指示,除了大本营公布的内容以外,禁止登载任何其他战况报道。即使对官方发表抱有疑问,但如果刊登有独自见解的文章,就要做好被停刊的思想准备。于是,打出提高斗志的煽动性大标题,明知大本营的发表都是谎言,也照原样报道。也就是,完全放弃了言论、报道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