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视生命、人权

 战时的日本,以军部为中心,为了推动战争而忽视个人的生命和人权的风潮十分猖獗,在战场上引发了“玉碎”、“特攻”等悲剧。

 昭和战争对生命和人权的轻视,体现在传统的白刃突击战战术上。1942年(昭和17年)8月开始的、历时半年之久的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中,面对在炮火和兵力上占绝对优势的美军,日本陆军多次发起突击,惨遭对美战争中破记录的败北。

 采用白刃突击战的渊源,可以追溯到《步兵操典》,其中规定了士兵在战斗时应采取的行动。例如“步兵的本分就是,不论地形和时机如何,都要实施战斗,以突击歼灭敌人”等,重视肉搏战的方针十分鲜明。

 第二个问题就是日军独特的精神至上主义。与针对一般士兵的《步兵操典》相比,指导军官和参谋的教典《统帅纲领》中,则指出“胜败的主因依旧在于精神上的要素,这是古今不变的”,写明了重视精神力量的观点。这一论调也是让幕僚们轻视敌情判断和情报的原因之一。

 即使剩下最后一兵一卒,也拼死战斗的“玉碎”,实际上就等于部队的“全军覆灭”。43年5月的阿图岛战役之后,面对敌人猛烈的炮火,不断采用“玉碎”战术,牺牲者堆成了山。兵士们一直未能摆脱“战阵训”的束缚。

 舍身撞击敌舰的“特攻”也被评价为“制度性的自决”。战时日本军开发和使用的滑翔机式带人炸弹“樱花”和人体鱼雷“回天”等“特攻”武器,是对士兵非人道待遇的极点。

 另一方面,在“后方”的日本国内,对人权的压制也不断升级。除了以“2·26事件”为代表的恐怖主义和军事政变,宪兵政治也十分猖獗。

 批评战争的人,不积极合作的人都遭到了宪兵和特高(特别高等警察)毫不留情的镇压。不仅是政治家,就连提倡自由主义的思想家、评论家、学者也是迫害的对象。即使是作家,如果不表露出协助战争的姿态,也就不能再发表作品。

 近卫内阁起动的国家总动员体制,由平沼骐一郎内阁强化成官民一体的举国运动,对人民的生活和思想的统制进一步严厉。战争末期,本土决战的方针确定之后,为了备战美军,各个地区和工作单位都组织了“国民义勇队”。还印制了小册子,要求老百姓把竹矛和柴刀、菜刀当做武器。并且还鼓励“一人一杀”。